卖鞋不行卖粮来顶?贵人鸟突遭上交所12连问消费者投诉买到假货
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08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完成破产重组,刚准备“涅槃重生”,国产运动鞋服品牌贵人鸟603555)却因年报遭到上交所的质疑。

  4月21日,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(ST贵人,603555.SH)收到上交所出具的《关于ST贵人2021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》。问询函对贵人鸟2021年财报中的主营业务、财务会计信息、控制权稳定性等方面提出了12条问询。

  2014年1月,贵人鸟正式上市,被称为“A股体育品牌第一股”,2015年鼎盛时,贵人鸟的市值一度高达426亿元,创始人林天福以190亿元的身价成为泉州首富。

  因2018年-2020年连续三年亏损,贵人鸟被实行“*ST”,2021年,贵人鸟完成破产重组并扭亏为盈,这也意味着贵人鸟本将有机会“摘帽”。

  然而,问询函发布后,ST贵人股价应声下跌,投资者信心受到打击。4月22日收盘,ST贵人当天股价下跌2.93%至2.98元/股,总市值仅剩下46.83亿元。

  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贵人鸟投资者关系部门,工作人员回应称股价下跌更多的是和大盘形势有关,同时,公司毕竟目前仍未“摘帽”,或导致投资者信心缺失。

  问询函中,上交所直指贵人鸟控股子公司名鞋库在年报中的销量与实际不符,引发外界对贵人鸟销售数据的质疑。

  公告显示,2021年名鞋库实现营业收入4.36亿元,占总营收的31%,其中名鞋库全年服饰、鞋、配饰等销量合计69万件,每月平均5.8万件。但据公开数据查询,公司自有垂直平台名鞋库网站、天猫等名鞋库运动旗舰店,显示每月实际销量较小,与年报所披露的数据有所差异。

  对此,上交所要求名鞋库补充近三年在各渠道及平台的业务开展情况,包括人员、仓储、货物运输、销售金额、销量、销售退回比例和金额等,以及最近三年名鞋库营业收入、成本、费用、净利润、存货及其同比变动情况,并说明数据变化的原因及是否具有合理性。

  名鞋库的销售数据为何引来上交所的质疑?时代财经查询名鞋库自营电商网站,其销售情况确实不如人意。

  根据网页的销售记录,一双售价为305元的耐克跑步鞋,累计总销量为322双,其中2021年全年仅卖出33双;另一双售价为199元的匡威帆布鞋累计销量为583双,但在2021年仅售出1双,另外,上千款商品中不少在2021年销量为0。这样的销售状况也出现在第三方平台天猫“名鞋库puma官方授权店”中,店铺中当月销量最高的一双鞋仅售出100余双。

  不过,据时代财经观察,名鞋库69万件的年销售量也并非无迹可寻。在财报中未提及的第三方平台,部分以名鞋库子公司“厦门艾思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为运营资质主体的关联店铺,其销售情况比上述渠道相对可观。

  其中,京东平台上“名鞋库运动旗舰店”虽然没有年销量数据记录,但店铺共计有137.5万人关注,185件商品中有不少商品评价数量超千条,甚至一款商品评价数量能达到2万条。

  在抖音平台,“艾思恩运动奥莱专营店”的抖音账号自去年5月发布第一则动态以来,上架了566件商品,销售量超11.3万件。而另一家“PUMA艾思恩专卖店”自2021年10月开播以来已销售商品超过11.4万件。

  在抖音等平台销量可观的同时,名鞋库销售的商品却受到部分消费者的质疑。在黑猫投诉、消费保等平台,就有消费者声称在名鞋库的小米有品、抖音平台购买的阿迪达斯、彪马等品牌商品为假货,并提供相关鉴定报告。

  就投诉页面信息来看,面对消费者的质疑,店铺方面并未出具相关资质证书予以回应,在拒绝承认消费者提供的鉴定报告的同时,也未提供官方认可的鉴定渠道,但是最后的维权处理结果多为商家同意退货退款,并附赠优惠券。

  时代财经了解到,名鞋库主要业务为国际及国内一线知名品牌体育产品的代运营、代理销售及分销,该平台曾是贵人鸟布局电商的一步大棋,但也遭受诸多质疑。

  2016年,贵人鸟为推动运动鞋服线上布局,实现多品牌、多市场、多渠道布局,以3.83亿元收购名鞋库51%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,8个月后,贵人鸟再增资收购了剩余股份,成为唯一股东。

  收购名鞋库并没有挽回贵人鸟的颓势。2018年-2020年,贵人鸟的营收从28.12亿元下降至11.88亿元,2018年-2020年分别实现净亏损6.28亿元、10.76亿元和3.66亿元,也走向两次破产重组的境遇。

  而到了2021年,贵人鸟实现营收14.2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19.43%;净利润3.6亿元,同比扭亏为盈。但其中,贵人鸟品牌体系的营收从2020年的7.83亿元下降至6.95亿元,毛利率由上一年的38.75%降至25.48%,经营情况仍在进一步恶化。

  与此同时,名鞋库的盈利能力却在2021年有了突出表现。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名鞋库营收为4.36亿元,占公司营收的31%,毛利率增加5.09个百分点至35.46%。

  对于去年名鞋库营收增长及毛利率提升,贵人鸟投资者关系相关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表示:“据子公司反映的情况,去年名鞋库在大量招聘电商人才,对业务进行了优化,所以对经营有帮助。但是关于毛利率为何提升的细节,需要向公司进一步确认。”

  据天眼查平台显示,2021年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共35条招聘信息,其中一半以上薪资超过万元,电商运营总监薪资范围在2万元/月-5万元/月;客服高级经理薪资在1.5万元/月-2.5万元/月。

  但实际上,名鞋库的代理品牌鞋服销售业务现状不容乐观,甚至正在萎缩。根据2021年年报,彪马、阿迪达斯、耐克、斯凯奇等主力代理品牌的营收正逐年大幅减少,由2.01亿元减少至1.43亿元,其中,耐克和阿迪达斯分别大减55%与42%,毛利率也大幅降低。可以对比的是,2019年这四大代理品牌营收为2.77亿元,且毛利率均高于2021年水平。

  此外,2021年,名鞋库代运营业务的营业成本同比上年增长了102.44%,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速84.69%。对此,一位纺织服饰行业人士对时代财经透露,电商代运营成本增长一般是由于第三方平台获客成本的升高,未来将会进一步增长,这都会对名鞋库未来持续保持盈利能力带来更大的压力。

  在去年7月贵人鸟公司成功破产重组后,创始人林天福之子林思萍接手,被任命为贵人鸟董事长兼总经理,成为公司掌舵人。

  与此同时,贵人鸟还引入了黑龙江泰富金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后称“泰富金谷”)作为股东,持有上市公司20.36%的股份。

  时代财经此前曾报道,“泰富金谷”背后是主营业务为粮食贸易的和美集团。和美集团的核心企业黑龙江和美泰富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,以大米销售、粮食贸易、仓储加工、粮食供应链平台和订单农合五大业务为主。

  同月,在贵人鸟便迅速以5000万自有资金设立了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“米程莱”),主要批发大豆、玉米等农副产品。

  贵人鸟2021年年报显示,米程莱为营收也做出了不小的贡献。尽管该公司在2021年下半年才成立,截至当年12月31日,米程莱就实现了营业收入2.5亿元,占公司总营收的17.6%,净利润1066.94万元。

  仅4个月就实现收入2.46亿元,占比17.31%,毛利率为11.1%,这一数据也引发了上交所的质疑。问询函中,上交所要求贵人鸟补充公司开展农副产品贸易业务的主要考虑,未来经营战略是否发生调整,是否存在转型风险;补充披露米程莱的具体经营模式,补充说明公司粮食贸易业务收入确认的具体政策是否符合《企业会计准则》的规定。

  此外,也有投资者在平台上提问,农产品000061)批发是否会成为公司未来主营业务之一?贵人鸟对此并未予以否认,而是回应称“粮食贸易业务是公司新拓展的业务方向,公司将根据公司经营及市场情况适当加大该业务的拓展力度。”

  今年1月,上海米程莱贸易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海南云隆祥贸易有限公司成立,经营范围包含食品销售、粮食收购、食用农产品零售、食用农产品批发、初级农产品收购等,似有持续发展农产品批发等业务的计划。· 4j36熔化温度范围4j36怎么焊接江西遂川幼童为妈妈制作贺卡 感恩三八节